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专区 >> 工艺百科 >> 工艺课堂

工艺课堂

青田石的内涵与外延

发布时间:2009-06-25

        对中国“四大名石”,人们有许多美丽的称谓:称青田石为“印石之祖”,巴林石为“草原瑰宝”,昌化石为“石中精华”,寿山石为“石中之帝’;更有人将其喻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其实这些说法都很贴切。在这里,单就青田石而言,它晶莹剔透,皎洁清纯,淡雅温润,攫人心魄……它完全可以与中国文人画中的“四大君子”相媲美——它有梅的傲骨,兰的清雅,竹的高节,菊的澹泊。因此称青田石为“石中君子”是最合适的。本文就此对“石中君子”青田石的内涵与外延进行些许探究,使更多爱石、赏石、惜石的人们对中国“四大名石”的青田石作更多更深的了解。
  一、“君子”与“玉比君子”
  “君子”在古代特指有学问有修养的人。儒家思想伦理道德的最高境界是把“君子”的形象落实到个人的具体修养上,“君子”则是其理想的人格典范。曾参强调“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论语?颜渊》)。试图以君子的成立来辅助仁的修养的实现,落实到具体的实践——君子人格上。
在此,引用典籍上一定的文字来解读古人对“君子”的定位,目的是很显然的。通过他们,可以更好地理解,自古以来国人为何将玉石类比为“君子”的真正原因——因为玉石具备了“君子之德”,同时历史上,玉石作为印材受到统治者和文人的重视与礼遇而被赋予了深厚的人文价值。
在春秋战国时期,子贡向孔子请教“君子之所以贵玉而贱珉”的问题,孔子回答道:“夫玉者,君子比德也”。可以说青田石的“温润而泽,仁也;栗而理,知也;坚刚而不屈,义也;廉而不刿,行也;折而不挠,勇也;瑕适并见,情也;扣之其声清扬而远闻,其止辍然,辞也。”把玉石比作君子的种种品德,青田石的身价也在这一认识中得到了提高。
  二、石中君子的内涵与外延
  青田石出自青田,那是浙南山清水秀的一个福地;它不但出产名闻遐迩的宝石,还孕育智慧聪明的青田人。青田石的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就是由青田人以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发掘出来,也是由在海外的青田人把青田石和青田人的手艺引荐和推介到世界上去的。1915年青田石雕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巴拿马太平洋博览会”上大放异彩,这大大鼓舞了青田的石雕艺人和走出国门的青田人,带动了更多的青田人背着家乡的青田石雕去闯荡世界。青田就这样因为石雕和华侨,由一个偏僻的小地方变成了很有知名度的“中国石雕之乡”和著名的“侨乡”。所以,青田石和青田人是紧密关联的。
  我们不妨用“青田”二字来作一番解说。《易经》在论及八卦方位时,将“青”归于东方,有道是坐北向南,左青龙,右白虎,即北为坎,南为离,西为兑,东为震。震卦的性质和象征意义是什么?《易经》解说“震为雷、为龙、为玄黄……”。也就是说震卦的性质是起动、好动,象征雷、龙,故“青”字象征着东方一条好走动的龙。“田”是中央土,为家园,象征着这是安身立命之本。所以青田两字象征着东方好动的龙,始终眷恋着家园。
  《易经》还认为东方震卦为玄黄,玄为深沉的黑色和兰色,黑与黄的混合是一种杂色,呈青灰色,有时偏兰,有时偏黄。犹如青色微黄或黄色微青的青田石色彩,这是一种十分高雅的色彩。浙江越窑的龙泉哥窑的青瓷和官窑的青瓷正因为这一高雅的色彩而成为“瓷中之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青没有暗蓝那样深沉和晦暗,也不象绿那样鲜艳和漂浮,它处于艮卦和巽卦之间,沉稳而不阴暗,漂亮而不妖艳。“青”字及与之相称青黄、黄青、粉青、青灰真是再好看不过的颜色,犹如许多地道的“封门青”。田为土,地为黄色,但中央土的黄色不同于西北方位乾卦的金黄色。中央土的黄色是与“玄黄”有关的暗黄色,是一种沉稳的黄色,犹如青田石中的黄金色,是一种高雅的黄色,甚至可以联想到“青”是封门青的青,田是印章的四方形,暗示着青田石艺术创作最佳载体和印材,自元代赵孟頫用青田石治印始,青田石自然也就成为“印石之祖”。综上所述,“青田”两字,就是青田石特色之所在,这是别处石头难以相比的一种内在的文化优势。
  青田石是宝石。一是具有一定的密度和硬度,既不会疏松如泥,也不会稀软如蜡。但它也不象其他坚硬的石头那样难以作精细的雕琢。青田石似乎介于石和玉之间,硬软适度,既有骨气,又可雕刻打磨。这种既硬又软,既软又硬的特性无异也是一种完美的结合。
  二是具有将沉稳和灵秀融于一身之美。青田人有耐心、有毅力,一块青田石花上三、五年的时间雕成一件艺术品,需要沉得下心,稳得住气。其实,这种可贵的精神又何尝不是国人创业的精神。青田石以“玄黄”混杂之色为主,有各种各样丰富的色彩和丰富的肌理。但所有的颜色都没有很高的纯度,是一种低彩度的非常沉稳的颜色,毫无半点哗众取宠、鲜艳夺目的意思,但却给人一种深沉高雅的美感享受,能如此把沉稳和灵秀之美融于一身的恐怕只有青田石可以做到的。
  三是具有天然和人工浑然一体之美。青田石雕善于利用青田石天然的变化进行再创造,既保持了自然本色之美,又通过艺术加工赋予新的艺术生命。青田石这种千变万化的可塑性给石雕艺人留下无穷的创作空间。
  总之,以上三点“青田”和“青田石”之美,是青田人文精神的简约概括,不一定周全,还有待继续研究挖掘。可以说,青田石因青田艺人的艺术加工而变得更美,青田人因得青田石雕高雅品位的涵养而变得更加聪慧。

 

                                                      中级工艺美术师 林青云